更多服务
通信基层为啥越来越累?领导不会告诉你的真实内幕! 不
日期:2020-01-10 浏览

这是一篇注定石沉大海的文章,因为高层不会看到,中层不会回应,基层不敢回应牢骚的话题。

今天在QQ群、朋友圈、微博同时发起了一个话题:通信行业基层为什么越来越累?群友的回答触目惊心,应为这里面有高层、中层还有很多基层员工,说话的有几个还是化名的高层,大家看下相关的回答:

领导一张嘴,鸡层跑断腿!

如果一个行业过分强调执行,这个行业也就基本到头了。因为上面就怕下面不听自己的,控制不住,所以才恐吓大家.

因为高层战略不清晰,只能用战术的瞎忙掩盖战略的无能和无知,忆当年的中移动三大战略,反腐倡廉竟然是第一战略.另外,中国没有工会也是基层累的关键,无法与资方进行集体协商.

早上发个通知,有可能下午就变了!今天考核这个,明天考核那个,朝令夕改、说明领导迷茫,鸡层就只能瞎忙!无所适从,有一种累是真的累【心累】

高层没有清晰的思路,想哪儿是哪儿,文件不断;中层忙于理会、执行;基层忙于围绕要求做,至于做什么为什么做要达到什么目的,一概不用操心。

每一年都有所谓的创新,业务上的、管理上的,然后每一年不断地叠加这些业务这些创新,每一年又舍不得抛下以前的陈年旧货,导致工作越来越多,每年都是加法没有减法,能不累么?

这两天我都在乡镇营销部跑,反正我家娃说啥也不能让继承我的事业了.

没当到领导那级别,不知领导的难处,员工对企业不满,很多领导也无奈,他也有很多制约条件,换了别人包括你去也一样。

基层很多时候累,是因为有的中层指令不清晰,没有担当,遇事请示,提出自己对问题的想法和做法后,得不到支撑,反而泼冷水 。

因为三家斗得没底线!

更有为高人直接发了一个最新的图片

blob.png


山无棱,天地合,朋友圈,俩大鹅,昨天分,今天合,鹅的故事真曲折 ,最终去了全聚德!暗示运营商的分分合合!一切就是牢骚和玩笑而已!

静下心来,考量一下,2015年对运营商来说是个分水岭:有人评中移动继续一骑绝尘,联通加速滑落,中电信则成功逆袭,说有人欢喜有人愁其实是不客观的,三家运营商2015年的净增用户总和,仅有1944.6万,而在2013年和2014年,这个数字分别12353.9万户和5758.5万户。移动电话用户已近饱和,新增用户的争夺再16年必然是"自相残杀",三家估计没有一个能真正笑的出 声,尤其是在基层。

用户来源都是结构调整:在2015年,中电信的3G用户也应流失2688万,2G用户流失1162万。而在2015年,中移动的3G用户流失超过7600万,联通的GSM用户流失超过4700万。这部分用户都正在流向4G,显然,用户向4G迁移的速度与规模,都远超外界预期,属于4G的新时代,已经彻底到来。4G的到来只是内部结构的调整,也不会像以前一样会给运营商带来猛烈的增长,除了内部和外部互相挖角,很难看到新增收入的蓝海市场,这一点尤其是在基层更难登高看远。

工信部的统计数据发布了:春节假期全国移动短信发送量为2015年同期2/3,仅有139.6亿条。移动电话去话通话时长累计完成733.9亿分钟,同比下降4.5%。除夕当日,短信发送量47.5亿条,下降幅度达40%。

基层的状态这两年鲜有人去正视,去年有篇调查报告已经赤裸裸揭示了基层员工收入普遍偏低的现状:参加调查的基层员工平均工作超过10年,但只有极少数达到高于10000元/月(甚至有超过20000元的,但主要为市场部门,来源为绩效提成),约2/3的员工工资仍低于5000元/月,其中工资不足2000元/月的超过了15%。这导致的结果是,超过80%的员工生活窘迫,其中经常陷入拮据的超过25%,极为贫困的也有接近10%。

集合大家的讨论,我想起以前编的一个通信微小说,内容如下,到时也很贴合题目,仅供参考。如下:

从前有座山,山里有座庙。一个和尚挑水吃、两个和尚抬水吃、三个和尚没水吃。

总寺的方丈大人得知情况后,就派来了一名主持和一名书记,共同负责解决这一问题。

主持上任后,发现问题的关键是管理不到位,于是就招聘一些和尚成立了寺庙管理部来制定分工流程。

为了更好地借鉴国外的先进经验,寺庙选派高僧出国学习取经;此外,他们还专门花钱请了天主教堂、基督教会的神父传授MBA。

外国的神父待了不久留下几个P就走了,一个叫BPR,一个叫ERP。

书记也没闲着,他认为问题的关键在于人才没有充分利用、寺庙文化没有建设好,于是就成立了人力资源部和寺庙工会等等,并认认真真地走起了竞聘上岗和定岗定编的过场。

几天后成效出来了,三个和尚开始拼命地挑水了,可问题是怎么挑也不够喝。

不仅如此,小和尚都忙着挑水、寺庙里没人念经了,日子一长,来烧香的客人越来越少,香火钱也变得拮据起来。

为了解决收入问题,寺庙管理部、人力资源部等连续召开了几天的会,最后决定,成立专门的挑水部负责后勤和专门的烧香部负责市场前台。

同时,为了更好地开展工作,寺庙提拔了十几名和尚分别担任副主持、主持助理,并在每个部门任命了部门小主持、副小主持、小主持助理。

老问题终于得到缓解了,可新的问题跟着又来了。前台负责念经的和尚总抱怨口渴水不够喝,后台挑水的和尚也抱怨人手不足、水的需求量太大而且没个准儿,不好伺候。

为了更好地解决这一矛盾,经开会研究决定,成立一个新的部门:喝水响应部,专门负责协调前后台矛盾。

为了便于沟通、协调,每个部门都设立了对口的联系和尚。协调虽然有了,但效果却不理想,仔细一研究,原来是由于水的需求量不准、水井数量不足等原因造成的。

于是各部门又召开了几次会,决定加强前台念经和尚对饮用水的预测和念经和尚对挑水和尚满意度测评等,让前后台签署协议、相互打分,健全考核机制。

为了便于打分考核,寺院特意购买了几个计算机系统,包括挑水统计系统、烧香统计系统、普通香客捐款分析系统、大香客捐款分析系统等等,同时成立香火钱管理部、香火钱出账部、打井策略研究部、打井建设部、打井维护部等等。

由于各个系统出来的数总不准确、都不一致,于是又成立了信息化中心,负责各个系统的维护、二次开发。

由于部门太多、办公场地不足,寺院专门成立了综合部来解决这一问题,最后决定把寺院整个变成办公区,香客烧香只许在山门外烧。

部门多、当官的多,文件和开会自然就多,为了减少文山会海,综合办牵头召开了N次关于减少开会的会,并下达了“关于减少文件的文件”。

同时,为了精简机构、提高效率,寺院还成立了精简机构办公室、机构改革研究部等部门。

一切似乎都合情合理,但香火钱和喝水的问题还是迟迟不能解决。问题在哪呢?

有的和尚提出来每月应该开一次分析会,于是经营分析部就应运而生了。

分析需要很多数据和报表,可系统总是做不到,于是每个部门都指派了一些和尚手工统计、填写报表、给系统打工。

寺院空前地热闹起来,有的和尚在拼命挑水、有的和尚在拼命念经、有的和尚在拼命协调、有的和尚在拼命分析……忙来忙去,水还是不够喝、香火钱还是不够用。

什么原因呢?这个和尚说流程不顺、那个和尚说任务分解不合理,这个和尚说部门职责不清、那个和尚说考核力度不够。

只有三个人最清楚问题之关键所在,那三个人就是最早的那三个和尚。说来说去,就是闲人太多了!

他们说:“整天瞎分析!什么流程问题、职责问题、界面问题、考核问题,明明就是机构臃肿问题!早知今日,还不如当初咱们仨自觉自律一点算了!如今倒好,招来了这么一大帮不干正经事还人五人六的,甩都甩不掉!”

三个人忍无可忍,斗胆向上汇报,要求增加挑水的人手,越过数个层级之后,主持和书记总算收到了这个请求,经过各个部门季度会议的总结和分析。

经过了数次激烈的探讨,总算可以从其他部门抽调过来一些和尚进行支援,但这些跨部门过来的和尚根本挑不动水,还对挑水的这几个和尚指手画脚,挑水的和尚再次请求,自己担任挑水的和尚团队负责人。总司组织部评估之后认为,三个和尚专业有余,管理能力不足,一番鼓励和劝解之后维持现状。

又过了一年,寺院黄了,大部分和尚都死了:人们在水井边发现了几具尸体,是累死的;在寺院里发现了几千具尸体,是渴死的。

还有少数几个和尚没有渴死,他们跳槽到了其他寺院,他们是高层和尚,并且带去了“先进管理经验”。

这其实是很多企业倒闭的原因,所有企业适用需要反思的问题,希望与通信行业无关:总部愈来愈庞大,基层愈来愈忙碌,成本愈来愈高,客户愈来愈不满!